四川天府戒毒网 欢迎您的光临 今天是: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图片报道
普法 | 12348,我们在行动!
日前,“12348中国法网”司法行政(法律服务)案例库戒毒……
心理矫治 |《萨提亚个人成长团体实操》开课啦!
10月16日,四川省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启了《戒毒人员萨……
三个融入丨600多名彝族学生接受禁毒警示教育
10月15日,省眉山强戒所为眉山卫生职业学校和眉山科学技……
生命至上 刻不容缓
10月14日,四川省眉山强戒所戒毒医疗中心内,一名特殊的……
三个融入 | 健康人生,绿色无毒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热烈氛围还未散去,禁毒宣传的火……
当前位置:天府戒毒网 >> 实践与探索 >> 浏览文章
网络新媒体在强制隔离戒毒所的运用探究
作者:作者:王富裕 谢汀兰 日期:2017年12月18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鉴于我国与老挝、缅甸金三角地区的区域位置相近,毒品成为我国屡禁不止的危害品。国家在严打毒品、扫毒的同时,更为注重对吸毒人士的挽救。强制隔离戒毒所依法履行戒毒职能,以以人为本、科学戒毒、综合矫治及关怀救助的原则为吸毒人员提供帮助。

随着信息化的提升与加强,各地强制隔离戒毒所也与时俱进,完善信息化建设。主要以微信、微博等网络新媒体作为前沿阵地,开展工作。而将网络新媒体融入戒毒所的各项工作中,让社会大众了解戒毒所及戒毒人员,从而有助于戒毒人员回归社会,可以更好树立戒毒所良好形象。

一、网络新媒体在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应用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络新媒体在戒毒所的应用逐步扩展,由最初的网站平台向多元化进行转变。现阶段,全国各地戒毒所应用网络新媒体的方式主要分为以下三种形式

1.1微博、微信的使用

微博自诞生到今天的发展壮大与中国大批量的目标使用群体紧密相连。而作为社交平台的微信一经面世更是将QQ、MSN、Facebook的地位挤得“一落千丈”。鉴于微博、微信的影响力,全国各地戒毒所均开设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及微博账号。

就现阶段微信、微博账号的使用来看,主要发布的信息有以下几种:

首先,是对时事政治新闻的转发。如对国家顶层设计战略的转发及支持。像“两学一做”政治理论与自身建设的结合、亦或是对上级单位相关时事的转载。

其次,是对本所的情况现状予以阐述。作为与毒品仅一步之遥的云南,昆明及各市县区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展思想工作、辅警专题培训、执法专项教育等会议,力求从全方位打造良好的执法环境。

最后,是对戒毒人员治疗转变的过程的体现。郑州市齐礼阎强制戒毒所为推进戒毒工作开展,提高教育惩戒质量,以所内真实戒毒实例拍摄公益广告,希望借此提升对戒毒人员的关注以及对吸毒、毒品危害的认识。

1.2 VR系统的应用

VR虚拟现实技术的广泛应用让更多的人能够借助虚拟技术进行体验。浙江4家强制隔离戒毒所依靠网络技术与信息数据库,设立了VR戒毒室。VR戒毒室的出现,一方面标志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臻于完善,另一方面,也为戒毒所提供了新型的戒毒治疗方法。

关于VR戒毒,基本可以分为三个步骤。一是诱发毒瘾。众所周知,在开始戒毒的48-72小时内,是戒毒的高危期。一旦度过,在生理上的毒瘾就变得可控。但许多戒毒人员在心理毒瘾作用下复吸,反复从而无法根治毒瘾。VR戒毒,以虚拟模拟的形式,通过身临其境的毒品吸食现场和毒品呈现,激发戒毒人员潜在的心理毒瘾;二是厌恶疗法。许多首次戒毒的人员吸毒的原因是出于猎奇心理,通过VR虚拟技术,将吸毒的危害及生理变化反复呈现,起到厌恶的作用;三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心理疗法。通过对家庭生活场景的播放,唤醒戒毒人员对家和亲情的触感,坚定戒毒信念。

1.3网上远程视频会见系统

鉴于强制隔离戒毒所限制人身自由的戒毒手段,为强化信息化与人性化管理,结合各地戒毒所工作实际,开展网上远程视频会见系统平台。广东中山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率先进行探究实施,依据《广东省广东省公安机关行政羁押人员网上远程视频会见工作暂行规定》,利用互联网技术,建立网上远程视频会见系统,为戒毒人员及其亲友提供网络交互式视频的一种会见形式。系统的实施能够实现戒毒人员与家人的会晤交流,从而有利于展开亲情攻势感化戒毒人员,完成心理戒毒的疗程,有利于减少和缓解复吸情况的发生。从而对戒毒所产生积极效果,并获得良好的社会效应。

1.4医疗服务平台

戒毒所受戒的戒毒人员由于吸食毒品,大多呈现体质较差、疾病种类多,病情复杂等情况。而我国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医疗设施紧缺、医护人员素质有待提升的情况亟待解决。为此,凭借互联网+医疗形式,形成医护人员智库,运用社会医疗力量,远程对戒毒人员进行施救、辅导,力求帮助戒毒人员恢复身体机能,彻底戒除毒瘾。

二、强制隔离戒毒所借助网络新媒体的作用及意义

“互联网+戒毒”工作不仅适应了社会发展要求,更有着极为深远的重大意义。从戒毒所层面出发,网络新媒体可以起到教育警示及宣传引导的作用;从戒毒人员层面思考,网络新媒体可以改变沟通渠道,更好的为戒毒人员提供心理治疗和心理安慰,从而使戒毒取得实效。

2.1宣传引导作用

戒毒所在微信、微博等新媒体发布信息,可以对网络舆情起到正确的引导作用。由于戒毒所限制人身自由、采取强制戒毒措施,加之2013年镇雄、2014年东海强制隔离戒毒所发生集体逃跑事件,让社会大众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到网络煽动,认为强制隔离戒毒所里充斥着暴力和血腥镇压,同时充满着腐败气息。

而通过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一方面,就戒毒所的环境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显现并且对干警执法及治疗过程有一个侧面的了解。而在网络突发事件发生的同时,也可以通过微博、微信实时对事件加以解释说明,最大程度的引导社会大众,确立正确的舆论导向。除此之外,通过对戒毒所的环境、设施进行网络宣传,打消吸毒人士家属对于戒毒所的顾虑,切实提高戒毒率,维护社会治安安全。

2.2教育警示作用

微信、微博等网络新媒体与戒毒所相结合,除了起到宣传引导作用外,还可以起到教育警示作用。现阶段,我国吸毒人群具有逐步年轻化的趋势。未成年人出于好奇心理,尝试毒品,而陷入泥沼。由于微博和微信的受众群体多为年轻人,在微博、微信上对毒品和戒毒过程的信息发布能够对未成年人起到警示和教育的作用,从而降低我国吸毒、戒毒比例的增加,从根本上杜绝毒品对人们的侵蚀。

2.3沟通提升作用

除却微信、微博的运用,就VR虚拟技术、网络会见体系及互联网医疗而言,是对戒毒所信息化建设的一大提升,也是为戒毒人员提供与家属、医生及外界沟通的有力桥梁。

VR技术是戒毒人员了解外部信息的重要途径。戒毒人员在戒毒期间,与外界的联系基本被切断。即便为了让他们回归社会时有一技之长进行技能培训,但对于社会的变化发展依旧会产生脱节。而VR虚拟技术能够在限制人身自由的同时,尽可能让戒毒人员身临其境,了解社会变迁的具体情况,从而加强与外界的沟通与联系。

网络会见体系连接家属与戒毒人员的快捷方式。由于强制隔离戒毒,与家属会晤的时间和方式较为单一。若在其他省市戒毒,则戒毒人员与家属见面的机会更为渺茫。凭借网络视频会见不仅可以打破空间时间的局限性,给予戒毒人员家属亲情的支持;更能够通过视频会见让家属一目了然了解到戒毒期间戒毒人员的状况,是让家属和戒毒人员心灵得到慰藉的有效方式。

互联网医疗是对戒毒人员心理治疗和健康保障的显著方式。强制隔离戒毒所遍布我国基本省市,就医疗条件而言,必然有东部大于西部、东南高于西北的状况。互联网医疗,对全国医护人员进行整合,形成智库。在心理治疗和疾病治愈问题上,能够打破地域限制,真正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从而进行良好沟通,提升戒毒成功几率。

3 网络新媒体在强制隔离戒毒所的创新

随着新媒体的发展,技术的提升,在与戒毒所融合的基础上,要结合实际,积极探索,勇于创新。为此,在现阶段发展的基础上,可以做出如下创新举措。

3.1微信与监控的实时连接

戒毒所限制人身自由的同时,为防止戒毒人员逃脱,在所内安装监控系统,一方面对戒毒人员状态进行监控,防止出现逃跑、打架现象;另一方面也对执法人员行为实时监控,防止出现殴打戒毒人员,索取利益的情况。

为此,为了让家属安心,对戒毒人员和执法人员进行行之有效的监控和监督,可以使用微信与戒毒所监控进行对接,从而可以24小时进行观察,让戒毒所的管理实现透明化、公开化,加强公信力。

3.2微博与直播的有效互动

随着技术的发展,微博与各视频平台展开合作,进行直播活动。戒毒所可以对此加以借鉴和强化,通过定期开展直播活动,对所内活动、环境、戒毒人员日常起居生活进行了解,让更多的人转变对戒毒所的原有认知,提升戒毒所形象。与此同时,在直播过程种,重视民众提出的意见建议,适时进行互动,对切实存在的问题和疏漏之处加以改正,从而给予大众对司法部分进行民主监督和舆论监督的权利,切实做好本职工作。

3.3借助新媒体健全信息化管理体系

随着习总书记网络强国的顶层设计战略的出台,网络及互联网成为政府职能部门的新媒介和新手段。戒毒所在信息化建设上目前尚处于基础阶段,为了能够更好的符合时代和国家发展需要,戒毒所应借助当下多样的网络新媒体健全信息化管理体系,从而更好的为实现网络强国贡献力量。

一方面,形成横向联动管理体系。在我国不同省份的戒毒所,目前尚未形成一体化网络。吸毒人员往往具有流动性和戒毒反复性,在强制戒毒过程中,如果形成全国一体化信息管理档案,不仅对戒毒工作有所帮助,还能促进各省市间戒毒所的经验交流,从而使得管理工作得到有效提升。

另一方面,形成纵向贯通管理体制。强制隔离戒毒所隶属于我国司法部门,在日常事务管理中,突发事件处理中需要进行上传下效时往往存在滞后性。建立上下级网络管理机制,一方面可以缩短沟通时长,另一方面可以实时对各地戒毒所事务进行汇总,从而制定行之有效的方针政策。

参考文献

[1]张振华. 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戒毒所[J]. 方圆, 2017(19).

[2]杨永生, 朱震东, 蒲悦文. 在“四三二”模式下打造智慧型戒毒所的设想与对策[J]. 中国司法, 2016(6):80-84.

[3]沈永海. 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创建远程“互联网+医疗”诊治模式会诊点[J]. 中国司法, 2016(12):98-98.

[4]佚名. 博乐戒毒所有效推进信息化建设[J]. 法治人生, 2014(14):60-60.

[5]蔡光第. 中山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网上远程视频会见系统的设计与实现[D]. 华南理工大学, 2013.


上一篇文章:新媒体时代如何提高强戒所舆论引导力
下一篇文章:欢度彝族新年,推进场所稳定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 网站首页
  • 场所简介
  • 警务社区
  • 教育矫治
  • 青年论坛
  • 实践与探索
  • 所务公开
  • 法律法规
  • 专题专栏
  • 投稿邮箱
  • 所长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