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天府戒毒网 欢迎您的光临 今天是: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图片报道
这一顿饭有八十多万人围观
8月10日,四川戒毒官方抖音号发布一条在四川省眉山强戒……
学法律 爱祖国 齐心助力社区服刑人员奔新生
8月8日,“爱之家”美姑工作站、美姑县司法局、美姑县检……
戒毒工作职能在这里向社会延伸
8月6日,四川省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驻“爱之家”美姑工作……
病魔无情 人间有爱
8月7日,四川省眉山强制隔离戒毒所党委书记、所长易志辉……
罗琳到省眉山强戒所检查督导工作
8月6日,四川省戒毒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罗琳带领省……
当前位置:天府戒毒网 >> 实践与探索 >> 浏览文章
新媒体时代如何提高强戒所舆论引导力
作者:王富裕 谢汀兰 日期:2017年11月22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及发展,以“两微一端”为代表的新媒体平台发展迅猛,使我国率先步入了新媒体时代。近年来,腐败、越狱等案件的发生的曝光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一时间,便捷的新媒体形成的舆情通过网络的发酵、传播、混淆,让事件真相被掩埋在层层舆论的外衣下。

鉴于事件的根本,已经被舆论混淆得无法分清,在处理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对工作造成被动。但如果置身事外,漠不关心,不能正确引导和控制涉警舆情,就又可能致使形象遭到严重损害。

一、新媒体时代舆情存在的意义

1.1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

新媒体的出现是我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目前,我国正处于转型提升阶段。“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供给侧结构改革的关键年,“十三五”规划的实干时期以及实现“两个一百年”、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反腐倡廉的普及均需要通过新媒体的便捷性向世人宣告中国的繁荣富强。而网络舆论作为民众参与到国家发展的过程中,是讲好中国故事,树立中国形象,彰显我党、政治经济发展决心的有力保障和坚强后盾。所以新媒体时代舆论情况是中国时代发展的现阶段必然产物。

1.2是民主监督与舆论监督的有机结合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依法治国,全面推进“从严治党”, 将反腐倡廉工作放到重要位置,加大了对党员干部队伍的清查。党中央先后以“三严三实”、“两学一做”、《廉政准则》、《八项规定》作为准绳,使反腐、反四风落入实处。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反腐败作为我党现在的重要工作,党内监督作为监督体系的主导地位自然是必不可少的。但民主监督和舆论监督作为党和政府监督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更能深入群众,反映问题。由于新媒体舆论,既可以是新媒体平台上的个人用户,亦可以是新闻媒介的官方账号,但殊途同归,二者最终的目的都是通过新媒体平台对某些事件发表个人和所在团体的看法,加强对党政机关、职能部门的监督作用,为此,新媒体的舆情在一定程度上是民主监督和舆论监督的结合。

二、新媒体时代强制隔离戒毒所处置涉警舆情现状及问题

随着新媒体的广泛运用和普及,强制隔离戒毒所(下简称强戒所)虽然在加强自身建设和发展,但在场所安全、工作开展上依旧会受到网络涉警舆论的“抨击”。而强戒所在处理网络舆情时也暴露出一定的问题。

2.1运用新媒体但缺乏系统性

不可置否,强戒所为了更好的处理涉警舆情,跟上时代的步伐,在日常的工作中运用新媒体平台开展宣教活动以及与网友进行互动,均开通了微博账号及微信公众号。但在微博账号的使用上却存在着不同层面的问题。

一是利用率不高。微博作为可以实时发布信息、动态的平台,是当下新媒体中受众面最广的平台。有效利用微博平台可以起到为强戒所宣传、教育的作用从而提升强戒所的正面形象。但就微博平台各强戒所微博平台发布信息来看,一则是时间间隔长,在各省市的强戒所账号中,形同虚设的比比皆是。且有些单位官微在发布信息上不具有时效性,既没有利用账号实时发布相关信息,也没有就问题参与互动,了解网友群众的真实想法。

另一个是转发内容多。在强戒所的微博账号中,转发内容占比较多,转发内容涉猎警察系统、司法体制,但也涵括心灵鸡汤、时尚元素的内容。转发内容在直观上就会给人一种“随波逐流”甚至是抄袭的感觉,而与自身场所发展建设无关的内容更易让读者误解。

2.2网络舆情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理能力有待提高

网民对强戒所最大的情绪问题和舆论导向问题就是在发生应急突发事情的时候,能够体现出强戒所在网络舆论上的应急处理能力有待提升。

举例来讲,2017年5月2日,轰动一时的某省在押毒贩越狱案,当时是在微博、微信里迅速发酵。5月3日,该省司法厅对事件进行了通报,并对其开展了通缉追捕。这次越狱事件作为突发事件,监所在发生越狱事件后,没有及时对事件进行掌控,使得在短短的时间内网络舆论失控。该省第一监狱在第一时间对逃犯展开了追捕措施,但是由于忽略了网络舆论的效力,使得自己的努力并不受社会大众“买单”。

2.2.1存在滞后性

2017年5月2日,罪犯逃脱。5月3日在该省司法厅通报后,警方等警情专属微博账号开始进行大规模转发。但在5月2日事件发生后,就有市民在微博上进行“爆料”。这是在网络时代,监所处理涉警舆情的一大弊端,就是没有网民快。

不可置否,各官方账号在事件发生后需要事件进行协调,并且为保障事件的真实性,正式通报理应有所延迟。但超出24小时的调度,已经可以让事件发酵,造成负面舆论。所以,其实监所在处理舆情的时候,存在拖沓性、滞后性,这会使得大众的舆论导向往不利于工作开展情况倾斜。

2.2.2欠缺技巧与方法

除了对于事件发布事件的问题外,在处理公共安全等突发事件时还欠缺方式方法。越狱案在8日后的5月10日得以侦破。至此,网上一众新闻媒体及微博大咖对于逃犯逃狱的情况分析已达高潮。尤其是罪犯在落网后对记者表明想回家见女儿后,回监狱自首的言论更是令网民对其遭遇有着一边倒的架势。

而在此基础上,该省第一监狱、警方等官微却只是在5月11日发布了信息以告知大众一周以来武警官兵付出良多、不眠不休才抓捕到罪犯,并且在信息发布后,对于网民的评论没有及时给出反馈,使得社会大众对监所“求表扬”、“安全漏洞”等负面影响和形象有害的言论尘嚣而上。由此可见,场所对网络舆论的不重视性以及在处理问题上公关能力不足的亟待解决的问题。

2.3沉默不是金

强制隔离戒毒所作为强制隔离戒毒执行机关,具有一定的隐蔽性。也正因此,大众对于强戒所的印象要么是从新闻信息中得到,要么就是在影视剧中的形象加以“添油加醋”。由于大众对强戒所认知的局限性,往往在事件发生后,大众会凭着自身想法和观点对事件加以阐述,实际上在信息上是具有失真性以及非客观性。就该省越狱事件而言,在追捕的8天中,面对网上铺天盖地的舆论,选择了沉默是金的做法。既不辩驳,也不澄清。而这种“沉默”给大众造成的错觉就是是“哑口莫辩”,自认错处。在这种情况下,舆论态势更易往不利的方面发展。

三、新媒体时代舆论的特点

对于强戒所涉警舆情的处置方法,实则上是忽视了新媒体时代的舆论特点。只有“知己知彼”的前提下,才能更好的处理各种涉警舆情。

3.1两面性

事务具有双面性。而网络舆情的两面性,一方面是来自网民们乐此不疲的猎奇戏谑的心态,以爆料警察内幕、执法暴力、贪污腐败为主题,这种“草根文化”是非正式的,更贴近生活,更易懂和触及公众内心的情感。

另一方面,是评论员的舆论。好比说各种微博大咖通过文章、论文等形式对监狱工作进行评价、分析、经验交流。这些大咖有受众群体,具有一定的引导性,对强戒所工作有消极情绪,极易成为负面网络舆论的发源地。

3.2突发性

当前,网络普及率高,网民数量大,媒体传播迅速,导致网络信息的传播速度非常快。一旦出现社会新闻、热门事件等,会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同时会引起网民的持续关注,更会通过发帖、回帖的方式了解事态动向,短时间内迅速形成网络舆情。

四、新媒体时代提高强戒所舆论引导力的意见建议

强戒所要想在新媒体平台上有所建树,提高舆论引导力,笔者认为应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

4.1强化突发事件的时效性

遇到突发事件,在新媒体平台上要第一时间反应,把握先机。对涉警舆情危机事件的处置,强戒所一定要反应迅捷,先声夺人。如果反应迟缓,一旦某种舆情大势成为主流,在想转变舆论风向就难如登天了。

4.2塑造强戒所形象的真实性

为了树立良好的场所形象,强戒所要转变方式方法,一来要摒弃封口思维,直面舆情危机。由于面对警情舆情危机时“只做不说”,主动放弃话语权,信息真空,导致舆论一边倒,公众纷纷指责,给场所形象造成了不小损害。所以,在事件发生的同时,不仅要及时回应,更要提供依据,有理有据,为自己的形象和工作能力证明。

再来,是勇于担当责任,及时弥补过失。就该省监狱越狱事件来说,监所官方报道的缺失造成舆论负面影响。为此,在引发了网上热议时,应该勇于担当、反应速度、态度诚恳以期得到公众的理解,挽回形象增加了社会知晓度。

4.3加强强戒所工作的透明化

公众对强戒所工作不熟悉的前提下,容易盲从的产生批判。为此,为了掌握舆论主动权,突出正面宣传、正面引导的原则,强戒所应在网络平台上及时把场所教育强戒人员、公平公正执法等方面所做的工作及成绩报道出去,最大限度展示场所良好形象,让工作透明化。

结语

总之,强戒所形象塑造与舆情危机应对,如果只是依赖各种技巧性策略,其结果都是表面功夫,治标不治本。强戒所要想真正树立良好形象,引导网络舆论导向,就必须主动接受媒体和公众监督,勇敢担当社会责任,切实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参考文献

[1]孙仁国, 姚学强. 监狱网络舆情工作存在的问题及其改进研究[J]. 法制与社会, 2017(4).

[2]刘小琳. 反思与超越:新时期监狱媒体应对战略重塑[J]. 消防界:电子版, 2016(6):140-140.

[3]李锐. 监狱系统应对涉狱网络舆情的机制建设研究[D]. 上海师范大学, 2016.

[4]胥素芳, 陈卓民, 权明丽. 监狱网络舆情危机应对机制创建研究[J]. 科技经济导刊, 2016(24).

[5]刘学良. 我国监狱网络舆情处置工作中的难点与对策[J]. 经济视野, 2016(14):136-136.

[6]陈卓民, 赵志坚. 监狱在处理网络舆情危机方面的问题及其对策[J]. 科技经济导刊, 2016(24):192-193.

 


上一篇文章:强戒所医院实行电子处方的利弊分析
下一篇文章:网络新媒体在强制隔离戒毒所的运用探究
发表评论
用户评论
  • 网站首页
  • 场所简介
  • 警务社区
  • 教育矫治
  • 青年论坛
  • 实践与探索
  • 所务公开
  • 法律法规
  • 专题专栏
  • 投稿邮箱
  • 所长信箱